狗眼看人之“我”是小书童

曲目:狗眼看人之“我”是小书童
NJ:
时间:2018/04/22
发行:

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要说这日子是过得真快,恍惚间就是两年。

一转眼,当初浑身透着奶腥气的狗狗已经出落得相当霸气,大有一代“狗王”的风范。村子里阿猫阿狗的根本不被这家伙瞧在眼里,隐隐的都怕“狗爷”。不知什么时候,这货已经名声在外,走到哪,都像前朝的王爷出巡,众狗一片肃静,把头埋低,不敢与其争锋。

看狗爷那得意劲,走起路来,不紧不慢,却也有些风度。不过,这货也有吃不开的时候,啥时候呢?我不说,你咋知道。

上次不是说,一个小孩收养了一条流浪的狗么,那狗,就是狗爷。那小孩叫春娃,是愣子家的二小子,家里还有个大他6岁的姐姐,那精壮的汉子就是愣子了。

眼看春娃七岁了,也该和其他的娃娃一样,上小学。愣子就和家里的婆娘商量着,是不是也该让孩子上学了,现在正好,晚几年就怕耽误孩子。这几年,家里条件也好些了,生活没那么拮据。不像前几年,还要省出买种子化肥的钱,啥事也不能误了农忙。送孩子上学可是大事,虽然都是庄户人家,大字不识几个,这点道理还是懂的。

秀儿,看了看自己男人。“他爹,你抽空去问问老师,啥时候给娃弄个证明,让娃也上小学哩。”

汉子抽了两口烟,只觉得那火星一明一灭的厉害,觉得不过瘾,又猛吸了两口,只剩下烟屁股拿在手里。

 “明儿我就拿两瓶酒到老刘叔去一趟,他家小儿子听说在小学当主任,托人问问再说。”汉子顿了顿,清了清嗓子。“学是一定要上,当初生大丫头的时候家里穷的揭不开锅,没钱供孩子,到现在我都觉得对不起俺闺女。三年级就不念了,离家这么远在外边打工,一个月才往家打一次电话,听见孩子说话我都心疼。”汉子扔掉手中的烟头,在地上捻灭。

“再穷不能穷着孩子,上学才能有出息。”汉子说完便不再言语,搂着婆娘睡觉了。

就这么着,春娃要上小学了。

春娃是不愿上学的,在家多好,带着狗爷耀武扬威的满村子乱窜,走到哪,哪里鸡飞狗跳,一片狼藉。听业哥说,学校里老师可严了,上课的时候不能说话,还要老老实实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。听到这,春娃就满心的不乐意,不让动,那得多难受啊!

愣子是疼儿子的,平日里春娃想吃啥,愣子总是变着法儿弄来,唯独不上学这件事,没得商量。

春娃倒也知道自己老爹的脾气,也没闹。上学可以,但有一条,上学放学,这狗得跟着一起去,要不春娃就不去。听得娃同意上学了,其他的都不是事儿。愣子又托人和小学校长吃了顿饭,喝了顿酒,带狗这事就算通过了。就这么,春娃兴高采烈的带着满心委屈的狗爷,开始了小学生涯。

早上出门,秀儿总是给儿子带个熟鸡蛋,热乎乎的鸡蛋,香喷喷的。春娃长身体,念书又要动脑子,不吃好可不行。把书包跨在狗爷身上,狗爷不情不愿的被拉着,朝学校走去。书包里还有块干粮,什么时候饿了,就给狗爷吃。

刚出门,就见业哥骑着自行车带着他妹妹娟子。

“春娃,咋哩,你也去上学?咋还带着你家这大狗,别咬着人!”业哥开玩笑的说。

“咬人?”春娃乐了,“咱这几个村子谁不知道,我家这狗可聪明了,看家护院倒是没啥,你不惹它,它从来不咬人的,理都懒得理你。”

像是听懂了两人说的话,狗爷鄙视的瞧了业哥一眼,就继续低着头,继续不情不愿的赶路。

呜呜……狗爷不想上学,不像当书童!呜呜……这货自己嘟囔着,别人都没听清,当然,听清了也听不懂,顶多也就好奇,这狗怎么了?

点击查看原文:狗眼看人之“我”是小书童


有声电台